当前位置:主页 > 证券 >

易见股份退市启示:冷氏兄弟造假被戳穿,落得“无人是赢家”结局

  2022-08-01 08:54:00     来源: 网络转载

曾经的“区块链第一股”简毅股票在2022年被终止上市,令人尴尬。这一年,距离冷氏兄弟牵手股份仅十年。看着公司那些年的发展,投资者感叹它从市场的宠儿变成了资本投机...

环球经济报道(glodnews.com)讯:

易见股份退市启示:冷氏兄弟造假被戳穿,落得“无人是赢家”结局

曾经的“区块链第一股”简毅股票在2022年被终止上市,令人尴尬。

这一年,距离冷氏兄弟牵手股份仅十年。看着公司那些年的发展,投资者感叹它从市场的宠儿变成了资本投机者的弃子,同时也对冷氏兄弟的欺诈手段感到惊讶。

让人感受最深的是一种对异化之路的依赖,导致最后桥下流水。

该公司连续亏损,但其股价却一片光明。

2008年11月1日,一个自称中本聪的人发表了《比特币:一个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》,比特币就这样诞生了。第二年,区块链出生了。该技术将成为8年后席卷a股的热门话题。

今年,简一股份也被称为和佳股份,其大部分营业收入来自汽车零部件。8年后,该公司剥离了汽车零部件业务,并将其更名为Easy See Shares。

2014年至2015年,a股迎来高歌猛进的牛市。在炒股的热潮下,TVB的经典大戏《大时代》被很多人翻看重温,仿佛捧着“鱼翅换饭”。

当年主题横行,涨停板遍地开花,上市公司增发或者实际控制人变更都会诞生牛股。2015年6月之后,牛市戛然而止,但题材炒作之风并未消失。2016-2017年,a股在触底后迎来修复行情。但是投资者要么没有记住题材炒作幻灭的教训,热的时候还是会炒。

区块链,自然是市场不会放弃的热点,简毅股份因为与IBM的合作成为“区块链第一股”。

2017年,简一股份的主营业务已变为供应链管理和商业保理。公司在4月份披露的2016年年报中写道:“本报告期内,我们开始与IBM合作,探索和研究区块链技术在供应链管理服务中的应用,以区块链技术提升公司供应链管理服务的质量和水平,进一步降低交易成本,提高公司的核心竞争力。”

同年,公司聘请原IBM中国研究院副院长邵凌为公司CTO,并表示“与IBM合作开发在线区块链系统‘易见块’”。

中国西部一家上市公司与国际知名信息公司IBM在区块链合作。这个“爆点”让公司股价稳步攀升。到2018年2月,简一股票的股价达到了历史上的相对高点。如今,简一股票已经退市,但“区块链”的概念和主题仍在各大交易软件上为公司标注。可以看出,是区块链成就了它的辉煌时刻。

这一亮点时刻也属于简毅股份背后的掌舵人冷天辉。冷天辉是曲靖宣威人。早年在曲靖中村煤矿做过业务员、副科长,对当地的煤炭交易比较熟悉。

25岁时,冷天辉创办了云南九天工贸有限公司,其中除了房地产,煤炭批发是他最重要的业务。冷天辉很会做生意,生意越做越大。

天冷天晴的时候我二哥在和冷天辉做生意。根据2017年胡润百富榜的数据,他们家族合计97亿元,连续多年位居曲靖首富。

90年代初的煤炭黄金时代,学历对个人财富的重要性远远低于市场。站在风口,财富的指数级增长会给人很大的信心,包括寻找下一个机会的嗅觉。

资本市场总是一个迷人的机会。2012年,买卖“壳”大行其道,冷天辉也与当时的和佳股份搭上了线,进入了这家老牌上市公司。

之后就很容易看出资本市场上股票的动作很多了。此外,胡润百富榜名人掌舵,有区块链与IBM合作等。,一时间,公司的炒作元素令人眼花缭乱,甚至掩盖了公司业绩低迷的事实。

2019年,简一股份股价全年涨幅超过80%,是市场最后的亮点。

见易股份。这列火车已经有一条向前的轨道。按照这个轨迹,应该是稳定的。但它还是出轨了...

第一个迹象是冷天辉突然想换手看股。

2017年5月,冷天辉欲出售九天控股控股权,引入云南世博旅游控股集团有限公司..或许当时他嗅到了股权转让的风声,认为这是最好的转手时机,看到了股份的控制权。

2016年,“万宝之争”、“武昌鱼举牌”、“四川马爽易主”股权转让事件,催生了种种股价翻倍神话。如果当时易手,冷天辉几乎可以在高估值点卖掉简毅的股份。

但由于没有得到定增对象上级单位的批准,该方案失败了。冷天慧没有放弃,而是找到了另一个目标。

公司退市后,还有问题需要解决。

2018年10月7日,九天控股拟将其持有的上市公司19%股份的表决权委托给云南点点飞农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,本次表决权委托后九天控股的表决权将降至19.11%。

当时隐隐有传言说九天控股资金链紧张。

之后,云南工投集团和云中集团、云南工投杨君和云南分别在9天内完成了股份转让。2020年8月,公司控股股东变更为云南省产业投资集团,实际控制人不再为冷天辉。

据媒体计算,冷天辉套现简毅股份金额超过40亿元。这40亿元已经超过了简一上市以来所有净利润的总和。

但事后看来,冷天辉的资本运作充满了一系列的算计。

如果这个“局”真的存在,那么除了二级市场的风光,还包括公司业绩的造假——这可能会让公司看起来更值得收购。

2020年11月,从四川证监局的警示函开始,这一令人发指的欺诈行为开始一步步被揭露。

这份警示函指出,很容易看出股份内部控制存在缺陷。“公司部分保理客户的基础业务和购销合同高度相似,不同保理客户的交易对手高度相似。相关交易对手资质与采购业务规模不匹配,部分保理客户可能属于同一企业控制或存在关联关系。"

次年4月,股份会计函回复比例低,董也被监管谴责,事情越闹越大。

5月,全国商报记者赴云南宣威、昆明、曲靖等地,调查简一2015年至2019年上半年的几个重要客户。发表了题为《区块链第一股》的年度报告《难交割:五年内收入几十亿是真的吗?原控制人对很多大客户的“奇葩”担保。

其中,宣威中村是冷天惠的出生地。记者在调查中发现,2017年至2019年,简一的很多大客户都存在问题。部分大客户与上市公司子公司联合承包工程,部分客户被冷天辉控制。

今年,简一股份收到中国证监会《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》。2016年至2020年,该公司通过私刻其他企业公章伪造支付、保理合同,伪造基础购销合同和单据,最终虚增收入和利润。

此外,2015年至2020年,简一股份为履行业绩承诺,开展了大量非商业供应链贸易业务。2015年至2020年虚增收入共计500多亿元。

“区块链”第一股背后隐藏着500多亿元的诈骗骗局。在被曝造假前,冷天辉控制的企业还通过客户占用上市公司资金40多亿元。

现在简毅的股票已经退市,冷天辉兄弟的假戏已经被揭穿。可见投资人,公司,冷氏兄弟,最后都没有好结果,伤害了公司的股东和员工。

这个结局是痛苦的,冷氏兄弟应该负责。

但退市不应是显而易见的股票故事的结束,仍有一些问题需要答案。

比如有些诈骗是冷天辉兄弟操纵的,但其他诈骗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并不是他们。这些人不需要事后追究责任吗?

经证监会调查,简一股份与云南月坛矿业有限公司、上海源昌国际贸易有限公司、上海东滩国际贸易有限公司、上海金宇国际贸易有限公司、云南源昌投资有限公司、云南红石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的保理业务均为虚假业务。

据国家商报记者初步调查,上述公司多指向云南神秘富豪黄渤。黄波出生于1987年5月,曾任云南青年企业家商会副会长。

黄渤现在过得怎么样?他对股票的成本负责吗?他付出代价了吗?

2022年,这个问题还没有明确的答案。就像10年前轻易看到股票的股民一样,他们无法预测今天上市公司的惨淡退出。

2022年,随着新能源汽车概念的如火如荼,汽车产业链再次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。如果简一股份那些年一直踏踏实实做生意,说不定能赶上这波新能源汽车,东山再起呢?

而不是像现在这样,冷氏兄弟精心设下骗局,最后以“没有人是赢家”的结局收场。

“聪明”的路径依赖

从造假的那一刻起,简毅股份的败局已定。

冷天辉兄弟在云南有大量的煤炭等矿产资源。就算你把心思坚定地放在采煤上,就算不说自己有多富多贵,也能奔小康。

就算不挖煤,以两兄弟对当地资源的了解,专攻新能源的材料方向,或许能找到一条真正的转型之路。即使不完全投入新能源的改造,股权投资也能获得不少收益。

也是云南的私企。为什么恩杰的股票市值可以通过做壁垒突破2000亿?要知道,当时它的知名度还没有“第一区块链”高,市值也差不多接近了。

从简毅股份的经历来看,冷天辉兄弟走到今天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“不务正业”。他们不关注上市公司的运营,而是通过一系列手段炒作概念和股价,最终通过股价上涨实现套现。

他们没有预料到逐渐成熟的资本市场,会越来越重视运营和基本面。路径依赖让他们沉迷于过去的题材炒作,必然会被淘汰。无论是“区块链第一股”,还是任何新兴概念的第一股,现在都要看运营和收入。

还有一个很大的原因是,过于投机取巧最终会让你错失自己的未来。

拆东墙补西墙占用资金,冷天辉兄弟打算通过他们所谓的关系蒙混过关。在日益成熟的市场经济和强调监管的资本市场,“靠关系”是非常落后的古董式的东西。这种自封的有点优越感的固化逻辑,让冷天辉兄弟在掏空上市公司资产上有恃无恐。

但莫伸手,冷天辉兄弟伸手后终于被抓住。

看到易股份的大败,既警醒了“恶意”的经营者,也宣告了他们沉迷于题材,最终徒劳无功。

  • 责编:苏小糖

img6767
    ad441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