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旅游 >

骑行“风起”,“一车难求”

  2022-07-26 06:43:00     来源: 网络转载

近日,“长安街追夕阳”成了95后北京女孩安生活中的新乐趣。每天早上下班后,她穿上骑行裤,戴上头盔,推着今年春天刚买的自行车,加入长安街的“骑行大军”。“最有收获...

环球经济报道(glodnews.com)讯:

骑行“风起”,“一车难求”

近日,“长安街追夕阳”成了95后北京女孩安生活中的新乐趣。每天早上下班后,她穿上骑行裤,戴上头盔,推着今年春天刚买的自行车,加入长安街的“骑行大军”。

“最有收获的是快乐。一直追着太阳蹬,风吹在脸上凉凉的。还能结识一起骑车的朋友,健身需求也能得到满足。”安雯说。周末时,她会时不时和朋友去潭柘寺、新首钢桥等城市热门骑行场所“打卡”。

安陆新养成的骑行习惯是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中国“骑行热”的缩影。如今,在高峰时段的非机动车道上,在弥漫着午夜烧烤味道的城市街头巷尾,在景点附近的绿道上,经常可以看到骑自行车的人成群结队地行走。社交平台上,路线攻略,“堵车”场景,车型“种草”,穿搭建议,个性化骑行轨迹图,不断引发新的话题讨论。

人们对骑行的热情也促进了相关产业的发展。中国自行车协会发布的《2021年1-6月中国自行车行业经济运行分析》显示,2021年上半年,规模以上企业实现营业收入357.1亿元,同比增长45.4%;实现利润13.6亿元,同比增长77%。

在消费端,捷安特、美利达、Trick、闪电、Brompton等自行车品牌。大多都是断货,二手交易平台上的相关机型也大多以高于原价的价格出售,相当受欢迎。

疫情之下,骑“风”的原因是什么?

通勤、健身、休闲、社交:骑行很百搭。

“北京-草原之路”是疫情发生前,建安自行车队队长孙洪涛骑行过的最远的路线。“高山上有风车,草地上有白马漫步。风景很美。不过我当时比较忙,没时间像队友一样一路骑到西藏挂壁路和新疆独库路。”

2020年春天,孙洪涛在疫情爆发后组织了队里第一次小规模的短途骑行。“街上的人还是很少。一路骑行下来,能感觉到积聚在心里的压力在慢慢释放。现在经常去京郊的虹井路、苗丰山、戒台寺,骑行赏景也不耽误。”

在过去的两年里,孙洪涛注意到自行车队中年轻人的数量逐渐增加。“有时候骑到路口,周围都是骑自行车的年轻人,还有三家人一起出行,孩子也有婴儿车。和队里新来的年轻人聊天,他们也说骑自行车上下班比坐公交或者地铁更健康,还可以看到城市不一样的风景”。

在社交平台上,许多年轻人很乐意分享他们在骑行过程中的经历:夏天晚风中的路边花朵,凌晨5点的故宫角楼,有趣的招牌,街上的小商店...过去逝去的城市风景,在骑行者眼中开始有了更多的细节。

疫情期间,由于长途旅行的减少,人们在城市周围找到了新的乐趣,而不仅仅是骑行、野餐、露营、飞盘、飞钓、划桨板等新的户外游戏,这些游戏越来越多地占据了年轻人的业余时间,为他们提供了展示个性、表达生活态度的“道具”。但是在很多户外项目中,自行车运动表现出一定的特殊性。

一方面,从“手表、自行车、缝纫机”的“婚礼三件套”,到风靡全国的“二八酒吧”,再到高峰时段成群结队的“自行车王国”,再到现在路边随处可见的自行车共享,骑行的魅力早已通过时代的影像、长辈的讲述、个人的经历,落入“年轻人的灵魂”。

另一方面,骑行具有通勤、健身、休闲、社交等功能。,使用场景多样,触达范围广,具有“多才多艺”的特性,为年轻人的日常生活提供了新的可能。如果遇到因疫情导致公共交通出行受限的特殊时刻,拥有一辆自行车也能带来一些安全感和确定感。

“如果你在上班前在骑手群里说‘今晚谁来骑’,你可能会收获一条新路线,几个新朋友,甚至一顿宵夜。这种‘说走就走’的自由感在疫情期间很少见。”安雯说。

“一车难求”的背后,不仅仅是火爆的市场。

7月的一个工作日下午,记者走访北京北新桥的捷安特直营店时,一名穿着校服的中学生正在店内试乘。

“现在放暑假了,很多家长带着孩子来买自行车。婴儿车卖得很好。今年上半年,我们整体销量同比增长30%到40%,甚至还卖出了很多水壶、尾灯等骑行装备。但是店里最畅销的公路车基本没货了。”捷安特北新桥直营店负责人张贵付说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单车断货现象并不只是捷安特一家。在各大自行车品牌的电商平台和线下门店,都有不少热门车型断货下架。

“四五月份的时候,有亲戚让我买婴儿车。我问了几个杭州的业内朋友,要先交钱,一个月后才能拿到车。”骑友网创始人张勇说。他发现,疫情期间,很多自行车店的烦恼已经从“生意不好”转移到“拿不到货”上。

北京中冶骑行俱乐部创始人常在北京、苏州和南京开设了四家面向骑行爱好者的高端自行车专卖店。自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,商店的总销量翻了两番。“现在所有型号的自行车基本都要预定,有的型号甚至要等一年才能做出来。除了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需求上升、定制调整需要时间等因素外,工厂产能不足、关键零部件供应不畅也是单车供不应求的重要原因。”

《2021年1-6月中国自行车行业经济运行分析》显示,受全球疫情影响,部分自行车零部件工厂被迫停工或减产,部分高端零部件的交货时间已延长至一年以上。零部件供应问题进一步加剧了2020年以来高端自行车的短缺。

“目前自行车生产厂家大多生产车架,比如变速器和传动系统,日本品牌禧玛诺的市场份额占全球60%以上。可以说禧玛诺基本垄断了整个行业。疫情期间,禧玛诺的产品供不应求,价格上涨,影响了整个自行车产业链。”常对说道。

“一车难求”,让很多跃跃欲试的骑行者转向了二手交易平台。“网络名人”折叠自行车、轻量化碳纤维自行车等质量好的热门车型,在二手市场上可以以等于甚至高于原价的价格出售。

在常看来,过热的市场也造成了一些混乱。

“骑行火了,很多人发现自行车是朝阳产业,就开始盲目投资开店。很多消费者都是盲目‘入坑’,愿意花几万元买自己的第一辆车。可以说现在整个市场有点浮躁。那么未来一旦骑行热度下降,消费者高价购买的自行车就会大量流入二手市场,冲击像我们这样的新车店,投资人赚的热钱也会在未来几年流失,从而影响行业的发展。作为从业者,我们不希望看到这样的情况。”常对说道。

拥有十多年骑行经验的孙洪涛认为,升级设备应该一步一步来。“你可以先从入门的公路车开始。行人的喜好大多不同。有的人重视速度,有的人喜欢轻盈。只有按需添加,量力而行,才能骑得长久”。

买车只是一个开始。

刚在自行车店下单,一辆鲁文就被拉进了该品牌自行车俱乐部的一大群人里。“群里还是比较安静的,群主偶尔会发布一些骑行活动。目前他们还没有考虑参加。毕竟群里的人刚买了同一个品牌的自行车,社交意愿比较低”。

在张勇看来,组织骑行俱乐部往往是商家延伸消费场景的“常规操作”。

“骑行的消费链条很长。买车只是第一次消费,之后还会有换车、买新设备的需求。品牌引导用户适应更长距离的骑行活动,无疑会带来更多的消费可能。对于新人来说,从骑行俱乐部入手,了解骑行规则,增强风险意识,也可以避免很多‘坑’。”张勇说。

作为运动装备,自行车定制、维修、保养等服务也是消费链中的重要环节。常认为,自行车行业在维修人才的培养和维护方面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。

“目前行业内还没有建立完整的维修技师培训体系,专业人才紧缺。但随着骑行热的到来,维修需求开始上升,供需依然不匹配。从业务角度来说,技术人员是在实践中一点一点积累的经验,培训是需要成本的。但大多数消费者不愿意为自行车服务付费,改变现状还需要时间。”常对说道。

骑行带来的市场想象也为创业者提供了新的思路。疫情发生前,张勇创办了自行车之友网,主要提供自行车赛事推广相关服务。随着各类骑行赛事因疫情暂停,骑友网运营一度陷入停滞。如何在骑行热潮中找到新的商业模块?张勇把目光投向了绿道。

“据我们分析,疫情爆发以来,增加骑行的人群主要是新人‘小白’和亲子群体。绿道的设施条件正好适合这两类人群,绿道可以连接景区、民宿、露营地、驿站等。在附近的城镇和村庄。如果能为当地政府设计一条满足车友需求的出行路线,将分散的户外景点串联起来,岂不是一个新的发展方向?也可以利用团队之前的活动推广经验。”张勇说。

据张勇介绍,在浙江余杭、萧山、兰溪、绍兴等地,相关项目正在推进。“从关注赛车手到关注骑行者,我们可以服务更广泛的人群”。

  • 责编:安远

img6767